发票违法上演新式“变脸”

2020-06-28

  不少人都有过这种经历:将车停在路边,下班后就发现车窗上别着┙"五花八门的卖发∏票的*小卡片;手机、邮箱也经常受到骚扰,“公司长期对外代理普通、增值税发票”等信息让人不胜其烦。2012年,山东省济南市国税局稽查局〾查出有问题纳税户5934户,检查问题发票106698份,并配合公安机关查获假发票10万份。

  一边是严厉打击造假卖假的“地下税じ务局”,▬另一边是发票违法信息≥满天飞。高压之下,假发票为何依然猖獗?发票打假,亟待破题。

  发票违法上演“变脸”ì
  “三四年前,在火车站、汽车站等人╠╡多的地方,不少农村妇女拿着一沓假发票向过往行人兜售。”多年从事税务稽查的济南市国税局稽查局税务人员杨政告诉记者,近几◤年,税务机关和公安系统多次展开联合行动,清理卖假者,目前在车站等公共场所已难见公然兜售假发票的人。但是,发票违法行为却更加智能化、隐秘化。票贩子开始以群发信息设备散发销售、代理发票的信息,过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方式也被网上交易、快递邮寄所替代。

  涉票犯罪与不同地区经济发达程度和交通地位紧密相关,山东省的制售假发票案多发于青岛市、济南市等地。2012年3月,济南市经侦支队与天桥区分局北坦派出所联侦,成功端掉◇一制售假发票窝点,当场缴获各类空白发票10万份,短信群发器32╥台,电话卡1万张,制作假发票使用的电脑、打印机10余台,各类假公章100多枚。在办案人员以购买发╞票“引蛇出洞”时,票贩子拒绝当面交易,坚持用快递寄送,而且票贩子每次和快递公司交接货的地点也是变幻不定。涉税犯罪的团伙化也日益明显,在这起特大制售假发票案中,犯罪分子内部又分为多个小帮派。他们划片经◇营,分工相对固定,订立攻守同盟。

  假发票为何“打不死&rd♥quo;
  “假发票之所以泛滥,避税谋私是根源所在。”济南市国税局稽查局局长张峻介绍,→这是一条由十分完整的利益链驱动的流水线。有“精明”的商家出于逃税目的,千方百计地不给顾客开发票或以假发票抵数。本报曾多次报道商家以税控机损坏、发票用完等为由不给顾客开发票。也有企业单位每个月都以&ldБquo;合理避税”的名义,要求员工拿通信Ⅴ和交通等发票报销冲抵工资、〒奖金。该市国税局稽查局副局长宋〡德渭介绍,去年该局查出106698份问题发票,查补税款6ν790万元。

  &ldπquo;目前,发票违法犯罪行为屡禁不止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存在一个巨大的购买、使用虚假发票和非法代开发票的‘买方市场’。&r℡dquo;山东财经大学教授潘明星表示,在我国,由于实行&l╪dquo;以票管税、凭票报销”,发票承载了很多超过其初始定位的其他功能。部分单位或个人为达到逃税、贪污或职务侵占的目的,向这些制贩假发票的团伙购买并使用假发票,从而形成巨大的“买方市场”,进而刺激假发票“卖方市场”的“繁荣”。

  山东省国税局的资料显示,自20▫11年以来,虚ㄨ开发票及制售假发票等涉票案件大幅上升,案件量占全部涉税案件的比例由2010年的25%,上升到2011年的75%;涉案金额占比由60%左右↑上升到90%左右;涉案人数占比由40%左右上升到70%左右,涉票案件已经成为当前涉税犯罪的主体。

  发票打假形势渐好
  随着对发票违法犯罪行为灬打击力度的加大和一系列相关政策的到位,发票违法▓犯罪得┐ⓔ到有效遏制。2011年开始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八)对危害税收管理类犯罪作出很Θ大修改:取▽消了关于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死刑,新增了虚开普ы通发票罪和持有假发票罪。“明知是伪造的发票而持有,数量较大的,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数量巨大的,处2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ldquo;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税务专家分析,对于普通发票打假来说,这样的法律规定有着强大的震慑作用。但取消伪造增值税专用发票死刑,实际上降低了犯罪成本。

  即将落地山东省的“营改增”试点工作有望成为治理发票违法的“良药”。济阳县国税局税务人员告诉记者,“营改增”之后,如果从产品的┑投入、∽产出、交换到最终消费环节全面实行增值税,就像一根完整的链条,一环紧扣一环,完整而严密,增值税的▪内在制约机制就能充分发挥作用。长期来看,增值税专用发票方☆面的买假卖假的行为将大为减少。

  发票打假任重道远
  济南市国税ↆ局对2012年12366呼叫中σ▀心热点咨询问∕题情况的分析显示,发票真伪查询类的电话仍然高居榜首,占总话务量的30%左右。这一方面说明市民的自我保护意识得到了大大增强,另一方面也说明假发票仍然存在。

  对于税务稽查部门来说,发票打假仍然面临着重重困难。“近年来,由于没有过硬的执法手段支持,税务稽查执法力度偏软的问题越来越突出。”杨政告诉记者,执法手段的欠缺导致了取证难、查证难、处罚难Ⅲ。在制╱╲度层面,税法中的部分规定,对纳税人不︱︳依法履行纳税义务的÷应负法律责任规定不够明确₪큐和具体,可操作性不强。如税收征管法规定,纳税人逃避和拒绝接受检查,税务机关可处5万元以下罚款。但对“逃避和拒绝接受检查”的具体情形,未作进一步明确。

相关文章